第1628章(1 / 2)

“哟,秦姑娘,好久不见。”白临渊已然注意到了她,他眉眼弯弯,“茫茫人群中,秦姑娘一眼就看见了我,我也一眼就看到了秦姑娘,这大约就是缘分吧。”

秦偃月脸色铁青。

有这条毒蛇出现的地方,肯定不会有好事发生。

若白临渊心血来潮下点毒,整个太仪大殿的人都逃不过去。

“你怎么在这里?”她捏紧袖子,尽量让声音平静下来,“你想干什么?”

“我想见你。”白临渊毫不避讳。

他说出这话之后,四周有人瞧过来。

秦偃月吓了一跳。

这个变态竟敢在这种场合下说这种话!

他不要脸,她还要呢。

“你给我过来。”秦偃月生怕他再说出什么更过分的话,快步往人少的地方走了几步。

白临渊站在那里,并没有动弹。

“你听不见我在跟你说话?”秦偃月很不悦。

“听得见。”白临渊伸出手,“你要是肯抓我的手,我自会跟你走。”

“我有病?”

“袖子也行。”

“”秦偃月想起这个变态防不胜防的毒药,牙根紧咬。

她才不要抓他的袖子!

不等她思考,白临渊又幽幽地开口,“这里的人实在太碍事了,不若把他们都毒死吧?”

秦偃月打了个冷颤。

变态就是变态,根本讲不通道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