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49章(1 / 2)

就连在场上的庐阳王也是懵的。

这种事,前所未见。

庐阳王正想开口时。

苏点晴突然歇斯底里,“东方珏,是你用了八抬大轿把我抬进来的。你现在又说这种话,你到底是不是人?”

“苏姑娘不要血口喷人。”东方珏表情未变,“本王从没将你抬进来,是你父母将你送过来的。”

“你!”苏点晴没想到东方珏会说这种话。

明明说的那么好听,什么皇帝的旨意,什么身有残疾,原来,都是骗人的。

这是个圈套。

从头到尾,这就是个圈套。

“原本我是想让六弟去接你的。”东方珏的声音冷到发指,“可惜,六弟咳嗽不止,身体极度虚弱,无法出席,只能让你父母将你送过来。其实,这场婚礼,不是你跟我的,是你跟六弟的。”

东方珏还没等苏点晴反应过来,又说,“我跟飞镜的婚礼,还没开始。”

“你!”苏点晴望着东方珏的眸子。

那双眸子相当幽深,一望过去,如坠深渊里。

苏点晴看着那眼睛,有种被全部看透的错觉。

她第一次知道,原来她眼中的那个残废,竟是这么骇人。

“带上来吧。”东方珏懒得看苏点晴一眼。

流云抱着一只大红公鸡上来。

“六弟身体虚弱,来不了,就按照习俗,由这只公鸡代替六弟跟你拜堂,也当给六弟冲喜了。”东方珏道,“不知苏姑娘意下如何?”

苏点晴要疯了。

她不明白,离家之前一切都好好的,为什么会变成这样!

“东方珏,我跟你无冤无仇,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?”苏点晴看到那只大公鸡的时候,已经控制不住自己。